ca亚洲城

    1. <form id='Xoyyhg'></form>
        <bdo id='Xoyyhg'><sup id='Xoyyhg'><div id='Xoyyhg'><bdo id='Xoyyhg'></bdo></div></sup></bdo>

            关于我们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  很多年前买过一本小书,是沈从文先生与夫人的书信集。字里行间,有深情、有思念、有情趣、有山水,爱一个人,是如此美好。这个淡定从容,始终“带着悲悯情怀的歌者”,在写出了《长河》《边城》后的几十年里,遭受了不公正的待遇,不得不忍痛告别他钟爱的文学,却又以惊人的坚韧和毅力,默默地承受和化解了命运对他的捉弄,写出了大量如散文诗般优美的考古文章和一本煌煌巨著《中国古代服装研究》。这很不容易,而他的一生更像是一首充满了诗意的田园慢板,优美、舒缓、深情又略带感伤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 夫人张兆和说他是个稀有的善良的人,对人无心机,助人为乐,对万汇百物都充满了感情。这份深深的理解与爱恋是先生灰蒙蒙的人生中最鲜艳亮丽的颜色,让这个脸上有着浅浅笑容的男人,写出了“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,看过许多次数的云,喝过许多种类的酒,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纪的人”的浪漫语句。当初看见这段话的时候,我真得很感动,原来爱的表白可以用这样轻轻的声音和淡淡的语调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 他曾说:我一生的经验和信心,就是不相信权力,只相信智慧。一个人用一生的时间自始至终坚持自己做人待人的原则,其实是不容易的,尤其是在一个极度扭曲动荡的社会里,就更显不易。古人云:人生事,不如意者十之八九。这个社会的诱惑太多,每一次选择都是一次考验,我们的个性注定了我们能得到什么又必然会失去什么,在社会纷繁复杂的背景下,每个个体都是那么的渺小。我常常在悲观茫然的时候想起从文先生,心就会慢慢平静下来,回到最初安心、美好、宁静的路上。很多时候发现,当我们把眼光放得更远些时,一切都变得可以忍受。也许,就像从文先生说的那样:世界上只有自己欺侮自己最可怕!别的,时间和历史会把它打发走的……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 记得巴金先生逝世之时,报纸、电视、网络上,缅怀、回忆的文章和宣传铺天盖地,这番热闹的景象不禁又让我想起了从文先生。据说先生去世时,国内只有《文艺报》发了几十个字的短消息,对比之下心里泛起一阵悲凉。不过,再转念一想,倘若先生在世,一定不会在意这些。那年,我在报纸上剪下了一张先生的照片———只有15厘米见方,介绍文字不足二百。

                   一切都过去了。这个不善“群居”的“乡下人”,坎坷了一辈子,死后终于静静地回到了那个从未在他笔下稍离,一直令他魂牵梦萦的湘西,把一份对待人生坎坷时的淡定,对自己热爱的文学的执着以及对别人的宽容永远地留给了我们。

            文/丁虹萍(德顺纺织)